读书的趣味

时间:2019-09-08 13:00:01 来源:嘉峪关在线 当前位置:守绝 > 英超 > 手机阅读


实验室没有空位置了,我和搭档只能在另一个教室等着其他人做完。

总不能干等着。

我突然想起许三观用嘴炒猪肝。

“咱们不用仪器也可以做”,我对搭档说。

“怎么做”搭档张大了嘴。

我拉她坐到桌前,用手开始比划,在空气中比出一个长方体。

“这是示波器。”

“这是电流表”,在“示波器”的旁边比了一个稍微小点的长方体。

搭档和我相视一笑,开始连“线”。


有一次坐地铁心血来潮,化身福尔摩斯,开始观察周围的人。

一男一女并排坐着,显然是夫妻。

因为两人看起来年纪相仿,女人头靠在男人肩上闭着眼休息。

男人身穿黑白动漫印花T恤,牛仔中裤,皮肤黝黑,戴墨镜,应该不是白领之类的工作,他一手搭在旁边女人的肩上。

女人靠着他的肩膀休息,他嘴角一直挂着一丝隐隐约约的微笑,一动不动。

不是盲人。他有掏出手机来看,而且手上没有拐杖。

身材精瘦,不像是保镖;皮肤黝黑,难道是水泥工,可是他的手并没有粗糙的地方。


街角路边的花快开了,春天还没完全来。

停驻在旁边,看着寥寥星星的花骨朵。

好像突然穿越到了春天,听见了汪曾祺笔下那些开盛了的花在说话。

“去你妈的,我就是要这样香,香得痛痛快快,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!”

噗呲一声乐了。


读书的乐趣大概就在此,不在思想有多深邃,境界有多高深,只要读得愉快,读得舒服,读得有所触动,最重要的是读得有趣,哪怕读完很久,依然印象深刻。


深刻如凉如水的夜晚悬着夏目漱石赏过的月,走在骆驼祥子奔跑过的街道上,宁静地让人感觉这其实是一个很平常的午后,玻璃杯里的冰块其实是马孔多村庄旁河里的石头,冰块反射的阳光其实照在热带的海面上,波澜上是一双海水一样蓝的眼睛,愉快而不认输。


楼道里吵闹的夫妻是托尔斯泰笔下不幸的家庭,街角一毛不拔的商贩让人想起念念不忘一芯草的严监生,脖子上的项链不是玛蒂尔德弄丢的那条,三体舰队可能永远不会到来,范进成了一个永远的笑话。


现在就是狄更斯眼里最好也最坏的时代,没有人和默尔索一样是局外人,白天是唐泽雪穗的黑夜,原来鲁迅也爱喝咖啡,孟子说的尽信书是尚书,青山七惠说好天气是自己给自己的。


所谓读书,其实跟竹篮打水一样,看似一场空,其实不然,读书的乐趣在于懂得读书乐趣的人是可以用竹篮打满水的。


因为一个真正爱读书的人,爱的必不是书能给他带来什么,爱的是那一份无与伦比的体验,读书其实就是读生活。


爬过的树,摘过的果子,吹过的风,流过的泪,采过的花,牵过的手,爬上爱人额头的皱纹,翻开书页就仿佛出现在眼前,穿越时空触碰到你的心。


读书多当然好,但是读书读得多的人,未必就懂得读书的趣味,否则也不会有掉书袋,书呆子这类称呼。


读书读得恰到好处,乐趣正正好好,不多不少,不会太慢溢出来,不会太少而空荡,再留点空让空气进来,任其自由地发酵。


林语堂说,读书没有合宜的时间和地点。一个人有读书的心境时,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读书。


读书的乐趣也是如此,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,心境到了,乐趣自然会来。


懂得读书的趣味,也就懂得生活的趣味。





相关文章:

英超本月排行

英超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