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湖读书船

时间:2019-09-08 13:00:01 来源:黑龙江汽车网 当前位置:守绝 > 二手房 > 手机阅读

图片来自网络



西湖读书船

/ 莲子

?

闲情易得,逸致难求。

得闲情,易生浪荡之意。人若一浪荡,则百事难成。而逸致,易滋生趣,人如入逸,便能于宁静处得远慧。

杭州人尚逸致,尤其是有了得天独厚的西湖之后,这份逸致更是随意流露了出来。不说别的,单说读书。一般来说,读书,一定是在屋里读,或私塾,或公庠,或在家内。再怎么精致,也无非是浴手、焚香、净案、洁几,近阳的窗下,捧读为乐,这应该说是读书的至境了。杭州人则不以为然。古代的杭州人逸致无比,读书的地点就放在西湖里。当然,人不能浮在湖里读书,置一舟,荡漾于湖中,就内读书。随舟欲东欲西,或南或北,不必管它白天黑夜,大可读到“不知东方之既白”。

明万历年间,有一名士叫冯梦祯,头名状元出身,家富,藏有王羲之《快雪时晴帖》。素慕孤山和靖先生高风,故退休之后,于西湖孤山构筑别墅“快雪堂”。按理说,人居孤山,得享天然,于愿尽矣,然他意犹未足,又买了一条大画舫,泛于西湖之上,内中陈设,均按书房格局布置。人们经常会在湖中看到一位白头老翁,时时萧萧然读书于舟中,怡然自得,风流独擅,惹得杭城一帮寒酸文人艳羡不已。

“舟读”有一好处,就是能够“避事息躬”。家居时的一切烦琐之事,大可一避了之。不像现在,不管你在哪儿,都会有电话找到你。那时候不一样,孤舟一叶,入于湖波深处,旁人即便有急事,也不知从何处招呼你,只得作罢。而舟中读书人,因了舟在湖中走,不闻岸上事,乐得清静、自在。若书读累了,看山读水,听风观雨,逍遥自得。

这样的好事,谁人不羡?后来的名士闻子将,就羡慕得不得了,写了一篇《西湖打船启》,说:“欲领西湖之胜,无过山居,而子犹不能忘情于舟。山居饮食寝处常住不移,而舟则活;山居看山背面横斜一定不易,而舟则幻;山居剥啄应对,犹苦未完;而舟则意东而东,意西而西。物色终有所未便,又甚寂而安。”山居,应该说是不错的了,而闻子将先生不愿于此就便了,想舟居。舟随水动,景随舟移,自然是好于山居,可舟居不易呀!首先得置船。可惜,闻子将先生有余闲,却无有多少余钱,一人无力置办。怎么办呢?他就想了个办法:“愿期同志十人,各输十千,共成一舟,请自隗始。其余次第成就,十年以还,便可人主一舟……望衡对宇之欢,赏文析义之乐,不在陆而在水,不在屋而在舟,岂非希有胜事哉!”结果自然是成的,了掉了他的舟居夙愿。

《西湖揽胜诗》中选有无名氏二十四人诗一卷,其中有一人号泊庵,居湖上,结茅为宇,泛一舟于山水间,吟诗自乐。他把他的舟题为“画舫”,又做了一首铭文,说:“学不在经,一艺可名;勤不在田,一砚可耕。舟名画舫,取适吾情。竹风当户快,花气入帘清。诗徭不漏网,酒役不藏丁。可以游石甑,泛南屏,访炼丹之仙客,交放鹤之先生。山边餐秀阁,水上望湖亭。”这首铭文摹仿的是唐代刘禹锡的《陋室铭》。看得出来,这位泊庵先生是极具逸致之人,既乐山,又乐水,仁智皆得。其意不在读书,在于山水之间也。当然,读山水也是一种读书法。效法自然,是为至乐、至读!

清初的才女顾若璞,嫁黄东生为妻,生一子,名维含。她望子成龙心切,居然制一舟泊于断桥至孤山一带的湖面幽绝处,让他的儿子在船上读书习文,并把此船命名为“读书船”。而他的儿子却将船命名为“破浪”,自号“破浪船子”。若璞作诗记此事,有句云:“且自独居扬子宅,任他遥指米家船”,扬子就是西汉大学者扬雄,米家即是宋代书画家米芾,听他这口气,日后,她的儿子必居人首啊!可怜天下父母心呐!不知道她的儿子后来有无成名,若是成了名,倒也不枉了父母的一片苦心;若是没有成名,想起来实在是有些奢侈,破浪船子倒成了“破船子”了。

要说在西湖里读书,最有意思的算是明代西湖跨虹桥畔盐商子弟就读的“舫课”了。这个灵感也许是来源于以前的读书船。学生们都是坐小船来上学,大家到了先生的大船里,先生授课后布置好作文题目,然后让学生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小船中,四散湖上,完成作业。等到时辰差不多了,先生便会敲起鼓角声,学生们听到鼓角声响起,纷纷回到先生的大船中,向先生呈上所作诗文,先生当场批改作业,或褒或贬,评定优劣。

孩提时代的读书,是枯燥乏味的,但如在西湖里坐着船儿读,那味道又不一样了。湖光山色,能助孩子们的文思,入眼处,无处不风景,哪处不可下笔呢?西湖之晴风雨雪,西湖之云树烟柳,西湖之焚呗钟声,西湖之朝光夕影,均可入诗入文。读书读到这个份上,总算是读出逸致来了。

当时还有一位薛慰农先生,不要当官,要当先生,主讲于崇文书院。他素厌闭门授课,愿效前人之法,课徙于湖上,就把教室搬到了西湖之中,学生们都坐在船里听他讲课。他讲课的船,就叫做“湖舫”。同时,他又成立了“湖舫诗社”,邀请那些擅长诗词文章的老前辈,集于一船,嬉游于湖上,极一时风雅之盛,影响相当大。他离开杭州的那天,他的学生们集资为他在风林寺购房一楹,名曰:薛庐。又造一舟,称作“薛舫”,令他非常感动。可以想见,西湖,在他的生命占有了多大的位置!刻下了多深的印记!他在他的学生及朋友长辈们的心目中,也留下了极为深刻的生命印记。也为杭州,为西湖,留下了他的逸事韵风。

西湖历史上的读书船,至今已不复再有了。犹如天边的云岚,渐渐地淡了,薄了,直至再也不复见到,但我们在今天重新提起这些过往事迹的时候,仍能感受到他们的逸致遗风。

这股逸致遗风,令人淡泊,令人宁静,却不失志趣,不失智慧。杭州人从容诗意的品质生活,不是没有缘由的,而是源自有之。




往期推荐

如飞鸟掠至

邓家山里行

杰克逊小镇

风动桂花香


建德作家 |?碎片年代的书房

投稿:346948682@qq.com

手机 / 微 信:13868126249

两周内的赞赏,无论大小

80%会以红包形式发给作者


iPhone用户赞赏请识别此二维码


相关文章:

二手房本月排行

二手房精选